蔣云赟:推進養老保險全國統籌,促進地區間平衡發展

2019-03-29 15:09 環球網

  【編者按】2019年的全國“兩會”3月3日在北京召開。五年前,在2014年“兩會”召開之際,北京大學經濟學院的專家學者共同策劃了“兩會筆談”欄目,引發社會的高度關注和熱烈反響,并成為每年“兩會”期間延續至今的品牌欄目。自2018年來,環球網連續兩年與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合作,開辟專題“北大經濟學院專家學者筆談全國兩會”(2019年專題鏈接:http://www.xfnnt.com/special/2019cjlh/index.html )。正如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原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北京大學博雅特聘教授孫祁祥在序言“世界離不開我們”(世界離不開我們——北大經濟學院專家學者筆談2019年全國“兩會”序鏈接:http://www.xfnnt.com/hqsl/2019-03/14462977.html )所說,經過40年的改革開放,中國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歷史發展時期,面臨重要的戰略機遇期,希望通過北大經濟學院“兩會”專家學者筆談這個平臺,共同探討中國經濟改革與發展中的熱點與難點,為國家經濟發展與制度創新提供智力支持。

  作者簡介:蔣云赟,北京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特許金融分析師(CFA),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和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訪問學者。主要研究領域為社會保障和政府間財政關系。

  養老保險應該盡快推進全國統籌

  《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出“明顯降低企業社保繳費負擔。下調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各地可降至16%。”但我國各地養老保險繳費率差異較大,比如北京、上海、重慶和黑龍江等地普遍按 20%左右執行,而深圳按照13%繳納,廈門市則按照 12%左右實施。

  為了給企業和地區創造公平的發展環境,實現真正意義上的企業負擔下降,養老保險應該盡快推進全國統籌。

  養老保險繳費率存在差異的基礎是撫養比的巨大差距,撫養比最高的廣東省養老保險繳費人口和領取人口的比例是9:1,而黑龍江省這一比例是1.3:1。撫養比的巨大差距是人口流動造成,產業的聚集造成人口的流動,人口流動造成撫養比的巨大差距。

  2018 年我國流動人口是 2.41 億人,其中跨省流入人口集中于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福建和廣東等東部經濟發達地區,而跨省人口流出地主要來自于中西部和東北地區。巨大規模的跨省流動人口,使得傳統的養老保險地區統籌模式無法給企業和區域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養老保險沒有全國統籌的弊端

  1984年起我國在市、縣一級行政區內的國有企業之間,按以支定收、略有節余的原則,對企業按職工工資總額的同等比例,進行養老金的統一收繳、支付及對職工養老保險的統一管理。

  到1991年,全國實施退休費用社會統籌的市、縣達到2274個,占全國市、縣的96%。之后雖然也不斷試圖提高養老保險的統籌層次,但大多數養老統籌基金仍分散在縣市一級,目前除了四個直轄市外,很少有省級單位真正實現養老保險省級統籌。

  養老保險沒有全國統籌,這些流動人口由于無法保證長期在一個地方工作參保,往往選擇年底返鄉前退保,退保時大量的企業繳費無法帶走反而留給了經濟發展較好、就業機會較多的地區。

  2009年12月28日,《城鎮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關系轉移接續暫行辦法》規定自2010年1月1日起,包括農民工在內的所有參加城鎮基本職工養老保險的人員,其基本養老保險關系可在跨省就業時隨同轉移,除了轉移個人賬戶儲存額外,還能轉移12%的統籌基金。

  這個政策部分解決了流動人口跨省就業的養老保險接續問題,但由于并非所有單位繳費都能轉移和結算手續的不便捷性,造成我國農民工參保率仍然沒有實質性提高。而從地區角度來看,由于養老保險沒有辦法實現全國統籌,養老保險按照企業的注冊地繳納,產業密集的地區可以獲得更多的養老保險繳費,而由于流動人口的返鄉而不用承擔養老金的給付責任。這種養老保險地區統籌模式無法給企業和區域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

  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

  2018 年7月,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金中央調劑制度開始實施,這是向基本養老保險全國統籌走出的重要一步,具有積極的意義。但是中央調劑金并不是真正的全國統籌,中央調劑金部分實現了養老資金在不同省級政府間的協調,但沒有從根本上解決人口的自由流動問題,也沒有從根本上降低撫養比低地區的負擔。我們應該考慮實行真正意義上的政策全國統一,基金收支完全全國統籌的養老保險的全國統籌模式。

  當然由于繳費基數之間存在較大差距,有的地區按照按全省的“社會平均工資”繳費,有的按省內當地市縣“社會平均工資”繳費,繳費基數也在“社會平均工資的”60%-300%之間浮動。如果實現真正意義的養老保險全國統籌,可能會影響高收入地區繳費的積極性。但這根本原因還是政府沒有明確承諾自己負擔的養老保險責任。

  應該盡快顯化并承擔“隱形債務”

  20世紀90年代,我們把養老保險從現收現付制改成部分積累制時,政府沒有明確“老人”和“中人”的隱形債務,而試圖用提高繳費率和擴大覆蓋面來解決這個問題,使得大家參與養老保險的積極性受到影響。

  實際上我們這些年在不斷地充實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積極地應對人口老齡化和養老保險改革引起的養老保險缺口,政府在不斷地為承擔養老金給付義務打好基礎,卻沒有明確明晰自己對隱形債務的給付責任。

  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國稅地稅征管體制改革方案》,明確自2019年1月1日起社會保險費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但考慮到不增加企業負擔,所以2018年底多地出臺政策暫緩社會保險費由稅務部門征收,養老保險少繳漏繳的問題仍然沒有得到解決。

  綜上,政府應該盡快顯化并承諾自己承擔的“隱形債務”,減少企業和地方政府的負擔,增加地區參加養老保險統籌的積極性。養老保險實現真正的全國統籌,更公開透明地做實養老保險的繳費基數,統一養老保險的繳費率,才能更加夯實我國養老保險基金收入,才有真正養老保險繳費率下調的基礎,促進地區間公平發展。

責編:劉藝
分享:

版權作品,未經環球網Huanqiu.com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开元棋牌_百宝娱乐棋牌_声色棋牌_喜乐棋牌_金银棋牌